陶瓷纤维盘根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陶瓷纤维盘根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蒂姆格罗泽三大谈判最终将融合为APEC大自贸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8:45:40 阅读: 来源:陶瓷纤维盘根厂家

蒂姆·格罗泽:三大谈判最终将融合为APEC大自贸

专访新西兰贸易部部长

要成为日内瓦精英谈判圈人人认可的带头大哥,必须具有以下气场:方向明确的谈判能力以及八面玲珑的协调能力。

新西兰贸易部长蒂姆·格罗泽(Tim Groser)便在这个圈子颇负盛名,他曾是新西兰驻WTO大使,也曾是WTO总干事一职最强有力的竞争人选。

可惜,由于新西兰历史上曾有穆尔担任过WTO总干事一职,最终实力相当的巴西籍阿泽维多胜出,成为总干事。蒂姆·格罗泽也转而更加积极地为新西兰的自贸及多边谈判发力。

翻开新西兰的新世纪对外谈判历史,按照蒂姆·格罗泽的说法,就是一个类似于七巧板的拼图过程。新西兰从与新加坡和澳大利亚的双边谈判开始,最终在自贸谈判的汹涌浪潮下,达成了AANZ(也即ASEAN-Australian-New Zealand 自贸区)。

新西兰是最早与中国签订自贸协定的发达国家,在蒂姆看来相当成功。以奶粉为代表的农产品出口激增,肯定能提前完成2015年达到200亿新西兰元的双边贸易的既有目标。

而且,中国对于安全高质量农产品进口需求的增大,已经吸引了相当多的中国企业前往新西兰投资,未来发展潜力巨大。

有趣的是,新西兰作为太平洋国家,在区内同时参与了美国主导的TPP与中国推动的RCEP两个区域重量级谈判。

这使得他的日程紧凑匆忙。 当日蒂姆·格罗泽在青岛APEC贸易部长会议间隙接受完《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的专访之后,旋即赶往新加坡参加新一轮TPP部长级会议。

虽然在去年年底的TPP新加坡部长级会议上,他曾表示TPP有望在2014年上半年内达成,但现在他甚至已经无法给予本报记者模糊的结束预期。他只是传达出一点成员间的共识。

目前的12名成员,重点任务就是尽快达成一致,无论经济体量最大的中国,还是最小的汤加,都不能加入谈判,影响进展。

他对本报记者说,现在TPP谈判的成熟度远超RCEP,虽然不排除后者突然加速,但是如果知晓进展超过了前者,还是会大吃一惊。

日本要拿出政治决心

第一财经日报:新西兰是TPP最重要的谈判成员之一,最近新西兰批评日本是阻碍TPP成功的绊脚石,真是这样吗?

蒂姆·格罗泽:我不能排除说,没有任何新西兰官员做过上述表述。

日本在五类敏感的农产品领域拥有非常高的保护标准。我们在2013年3月15日,听闻日本首相安倍宣布希望加入TPP谈判时,是非常受鼓舞的。当时日本宣布,坚定地改革敏感的农业领域。

我们认为过去的多边体系中的农业议题产生了严重的错误,日本应该移除巨大的贸易壁垒,发展其自身的农业产业。我们理解,现在对于日本来说是非常敏感领域艰难的时刻。我们并没有批评日本,我们只是希望日本政府能拿出政治决心,解决长远的农业改革问题。

日报:奥巴马总统最近访日没有达成一致。雄心勃勃的TPP谈判是否能在年内完成?

蒂姆·格罗泽:应该说,和其他类似的贸易协定相比,这是一个包含所有话题的全面的谈判,谈判的目标是最为雄心勃勃的。其实,不论TPP,还是包含中国的RCEP,都承诺要达成高标准的谈判。

但有一个英文谚语说,你必须亲自尝尝甜品,才知道是否美味。(The proof of the pudding is in the eating.)因此,虽然TPP的目标是最高的,但是必须等结束谈判才能这么说。

结束谈判意味着“高标准”,APEC成员间有相当多案例,比如中新自贸协定。TPP之所以重要,主要因为美日的加入,它们分别是世界第一和第三大经济体,所以自然引起了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的关注。

我们十年前就启动了TPP谈判,如果问我的愿望,我肯定希望它年内就达成。但是,我在我所有的职业生涯中,都在进行贸易谈判。谈判桌上的时间表都是不可觉察的,我希望这次判断是错误的,但是我肯定希望能够在年底前达成一致。如果到了年底,自然就知道了。

这世界上没有人能告诉你,在谈判桌上的时间表里,我们会获得什么。我们能够看到的,只是谈判的目标而已,这是最诚实的回答。

中国已派官员评估TPP

日报:现在是不是中国加入TPP谈判的好时机?

蒂姆·格罗泽:现在的理念是,努力将这个协议达成,然后当谈判成功以后,再将其扩大,现在我们很清楚的是,中国对这个谈判非常感兴趣,但是这不是现在的主要问题,这是未来的问题。

首先,中国得自己下定决心加入谈判,中国并没有做出决定。中国正在做的是,用非常专业的方式来进行评估。中国派来了非常专业的官员,我也和他们见了面讨论TPP,来帮助中国政府评估加入TPP的利弊。

我们正认真地进行这个巨大且高标准的FTAAP(亚太自贸协定)可行性研究,如果FTAAP最终要达成一致,不可能没有中国的参与。很多年前,APEC成员决定,达成协定的最幸运的方式是通过全面的超级区域自贸协定来完成。

日报:目前整个APEC区域内,有很多同时进行的区域自贸谈判,比如TPP、RCEP以及这次APEC会议倡议的FTAAP。你认为在这些谈判中,哪一个最有可能最早达成一致?能否最终促成一个升级版的WTO?

蒂姆·格罗泽:这是一个非常难以回答的问题,在亚太地区,最重要的三个正在进行的谈判,包括TPP、RCEP(除了印度,16个成员中的15个都是APEC成员),其次是中日韩自贸协定。

我想,现在的战略是一个清晰的过程,我称之为聚合或者联合。这有点像中国孩子喜欢玩的“七巧板”游戏。15年前,只是有一个模糊的FTAAP的概念,但是那个时候,七巧板的各个板块都是缺失的。现在,我们要做的是,要把这些七巧板的碎片拼到一起。

现在正在发生的是,单个的双边协定正在逐步融合,形成一个非常复杂的协定。最终的结果是,要将APEC 21个成员都纳入其中,形成一个完整的自贸协定。

至于是否能形成一个升级版的WTO,这是区域领导人都在思考的重大战略问题。我个人认为,没有人能够单独主导这个过程,没有人知道,最终清晰的答案是什么。

我们还需要看日内瓦是否能够通过谈判来自我修复,完成那些最困难的贸易谈判。核心问题包括市场准入问题、农业补贴问题。我们非常希望这些问题能够最终得以解决,但并不能预测结果。

所以,现在我们进行着APEC区内的超级自贸协定谈判,美欧之间的TTIP谈判也在同步进行。现在,还有一个我不了解,但是已经谈得比较深入的,日本和欧盟进行的自贸谈判。现在,欧盟、美国分别在和中国商讨一个关于投资方面的协定。

我认为,这一系列的超级协定,使得未来的可能性变得更多。我愿意将这个过程逆转,最终形成一个统一多边自贸协定。

坦率地说,这个是太长远的目标了。

太原梨汁

江苏金属结构胶水

贵州消防车厂家

长沙驱动器维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