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瓷纤维盘根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陶瓷纤维盘根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民间矛盾日益激化打压房价成为今年国人的大合唱

发布时间:2020-03-04 05:23:52 阅读: 来源:陶瓷纤维盘根厂家

2011年,大中小企业和咱小老百姓都堵得慌,一天都没有闲着。岁首,咱们就开始啃数十家企业用瘦肉精喂大的“健美猪”、“健美羊”。还没倒过胃口,我们就吃起塑化剂、“地沟油”、“染色馒头”、“毒血旺”、“牛肉膏”。好不容易挨到年尾该欢欢喜喜过新年了,可蒙牛又“失蹄”致癌门。人们举鞭抽“牛”,“牛们”却哞哞乱叫:一切都是草和饲料的责任。这么多毒品没有把我们撂倒,方显出“中国人真牛”!

2011年,无疑是实业老板们和民间借贷人心脏备受考验的一年:“用工荒”、“钱荒”、地下钱庄、借贷风波、“跑路潮”屡屡传来,在这水深火热之中还能活着的,倍感骄傲;2011年,房地产调控持续高压,尽管成交量大跌但房价依然坚挺。

关键词 楼市之伤

楼市调控谁最hold不住?房地产大王任志强屡屡“放炮”:政府土地收入大概要占地方财政收入50%,房价下降,最hold不住的是政府。我们是否找到了能够取代土地财政的其他收入来源?否则中国房地产市场症结无解。

打压房价成为今年国人的“大合唱”。

疯涨的房价引起人们的普遍不满,今年,国家出台了史上最严厉的房地产调控政策,民众对此充满了期待。

1989年2月20日《人民日报》说:“北京最近提供2万多平方米住房,每平方米1600元至1900元。”而眼下,北京二环内的房价每平方米已高达4万元。前几年,在郑州的郑东新区每平方米花2300元和4500元买的商品房和写字楼,今年分别涨到每平方米1.3万元和7万元。

查阅1989年-2010年《中国统计年鉴》等统计数据,发现中国土地价款从1989年的4.47亿元,到2010年已高达30108.93亿元,21年间,土地成交价款增幅高达6734倍。

房地产泡沫有多大可想而知。可以想象,老百姓面对这些数字的惊诧与愤怒。

楼市高烧,国家调控持续高压态势将楼市推入“冬季”。中国指数研究院11月28日公布的数据显示:在监测的35个城市中,30个城市楼市成交量同比下降。人们在等着开发商“割肉”,越来越多的开发商开始祭出“降价补差价”或“原价回购”承诺与低价销售绑定,企图打破困局。

房价下跌谁最hold不住?成了热点猜测。房地产大王任志强屡屡“放炮”:政府土地收入大概要占地方财政收入50%,房价下降,最hold不住的是政府。

任志强成了预言家。从佛山放松版“限购令”朝令夕改,至成都变相放松限购政策等,不难看出一些地方政府已hold不住了。

宏观调控“骑墙”,房地产泡沫难除。一些地方政府之所以违背中央意志给限购松绑,说到底还是戒不了土地财政之瘾。在房地产领域,地方政府完全不像公共服务的提供者,而是市场的深度参与者,土地溢价的最大受溢者是掌握土地配置权的地方政府。裁判员与运动员集于一身,地方政府有足够的动力拍卖土地、推高地价。

我们是否找到了能够取代土地财政的其他收入来源?否则中国房地产市场症结无解。

我们追问,在房地产市场上,地方政府何时恢复“守夜人”的身份?土地财政横行20多年有没有合理性?回避这个问题,就找不到解药,调控风头一过,房价定会报复性反弹。

有恒产者有恒心。没有恒产,孕育不出稳定的社会阶层。凡是社会无法承担的高昂成本,都是需要改革的。

关键词“跑路”浩劫

跑路事件、高利贷盛行,折射了当前金融行业的种种弊端,反映了中小企业的贷款难,说明在通胀背景下、现存的金融生态把民间资金拥有者逼成了赌徒。

今年,各地中小企业因缺钱命悬一线,民间借贷危机恐慌蔓延。特别是部分高利贷性质的担保公司,已由救命稻草变成中小企业吊死的麻绳。由于资金链断裂,各地老板“跑路”成为一景。

今年,媒体曝出的江苏北部的贫困县泗洪县石集乡,被称为“宝马乡”。该乡几乎98%以上的村民参与了疯狂的高利贷游戏。然而5月底,高利贷之链一夜之间断裂,许多人的血汗钱瞬间打了水漂。

这并非一县之“盛况”。温州市上半年的《温州民间借贷市场报告》显示,有89%的家庭个人和59.67%的企业参与民间借贷。进入4月份以来,由于资金链断裂,温州刮起中小企业倒闭潮,多个借贷的企业主及放贷的公务员和银行人员出逃,亦被称为“跑路”。

8月份,福建建阳刘斌案爆发,十多家担保公司老板“跑路”。内蒙古鄂尔多斯,几乎全民放贷,因为资金链断裂,出现多起金融案件。

由于涉及资金量大,每起“跑路”事件,都给当地造成不小震动。

“跑路”事件,折射了当前金融行业的种种弊端。高利贷盛行,说明中小企业遭到银行的严重歧视,很难从银行获得资金支持;宏观调控时紧时松,让企业无所适从。中小企业的融资成本一般在月息四分至六分甚至更高,没有一个传统制造产业可以支撑这么高的利率,这些企业并非不懂常识,不甘束手就擒的企业主知道,若不借贷等于坐以待毙,而若染上高利贷,无疑饮鸩止渴。到期还不上钱,三十六计走为上,接着担保公司因资金链断裂而“跑路”。

高利贷盛行,同样说明社会资金在通胀背景下,不愿意进入实体投资领域。是我们现存的金融生态,把资金拥有者逼成了赌徒。存在银行里一年获得3.5%的存款利息,除去物价上涨和缴利息税、银行各种费用后,钱反而变得更少了,而进入高利贷市场则能获得至少40%以上的收益,利率的二元化直接把民资变成了赌资。

担保行业无罪,中小企业无罪,罪在制度设计和发展模式上出了问题。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人们即将告别“伤不起”的2011年,期待“春风送暖”的2012年,更希望“新桃换旧符”的理想能够实现。

压面机商用

地坪漆怎样施工

光绪元宝真假

万寿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