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瓷纤维盘根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陶瓷纤维盘根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无臂代课老师残肢绑粉笔书写坚强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6 14:15:57 阅读: 来源:陶瓷纤维盘根厂家

无臂代课老师 残肢绑粉笔书写坚强

江声发今年39岁,是云南昭通威信县的一名代课教师。在一次次的咬牙坚持之间,这位“无臂园丁”已在乡村小学默默奉献了10年。

1996年冬天,江声发为抢修村里被大雪压垮的电线,被高压电击成重伤,失去双臂。他曾经绝望,觉得成了别人的累赘。为了生存,他一度外出乞讨,也尝试过结束自己的生命,但他最终坚持了下来。2003年,曾是村里“文化人”的江声发接哥哥的班,当起了村里小学唯一的一名教师,在七尺讲台上找到了自己赖以生存的事业。没有手也要写字,没有手也要生活。

残肢绑粉笔书写坚强

8月30日,新学期的第一堂语文课上,江老师用普通话朗诵起《老师,您好!》这首诗歌。“老师是燃烧自己照亮他人的蜡烛,老师是祖国大花园辛勤的园丁,老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

同学们一次次朗诵着,江老师则举着仅剩的残肢,侧着身子,在黑板的下半部分一笔一画地书写着这篇课文中的生词,工整的正楷字体一个一个浮现在黑板上。

书写用的粉笔,是夹在事先捆绑好的“布包”上的。这是他的哥哥江声早帮忙制作的,工艺很简单,一张长约20厘米、宽约15厘米的帆布两侧,拴着两根球鞋鞋带。4年前,江声发每次去上课,家人都会帮他把粉笔绑好,才进教室。细心的学生周梦发现后,找到江声发,问:“老师,以后我能帮你绑粉笔吗?”从那以后,每次上课,都是周梦帮老师绑粉笔,下课后,再把粉笔换成钢笔。

冬季是江老师一年中最难熬的时光。写字的时候,他都得将外套脱掉,露出仅剩10厘米的双臂残肢。寒风吹过教室,每年冬天他的残肢都会生冻疮,但为了在黑板上写字和备课,他只能忍耐。

生了冻疮,奇痒难耐,江老师只能在墙壁上搓搓,晚上回家再用热水烫烫。这样过了一段时间,残肢都会被他搓出血来,久了,皮肉破了、烂了,连吃饭用的工具都没法套上去。

抢修电线痛失双臂

江老师家与安乐小学之间隔着两座大山,村与村之间公路的通车后,他步行走回家需要40分钟左右。当他步行至山村公路的一根电线杆旁边时,望着远处的山峰,昔日的噩梦又重回眼前。

1995年的春节前夕,一场暴风雪袭来,积雪将村里的5根高压电线压断。停电20多天后,村小组长江先全找到他,组织村民维修电线。所有人分为两组,一组由江声发带队,一组由江先全带队。下午5点多钟,江声发的小组完成任务,而江先全那边还剩一根电线杆没有竖起来,江声发便过去帮忙。

当江声发将电线拉给江先全时,电管站的电闸突然合上,高压电流瞬间将两人击倒在地。江先全最终没有抢救过来,触电身亡。江声发在三个哥哥和两个姐夫的轮流输血下,保住了性命,但他的双臂遭电流严重烧伤,被迫截肢,成为一级伤残。

这次抢救花掉了江家5000多元,相当于两年的收入。无奈之下,家人甚至以300元的价格卖掉了江声发母亲的棺木。因为没钱住院,伤口还未愈合,江声发就被接回家“疗养”了。

遭遇这次意外,让江声发一家的生活陷入困境:儿子还在襁褓中,家里没有任何经济来源。还没等到法院判决,江声发的妻子就丢下孩子离家出走了。

十多年来,江声发曾多次去丈母娘家打听妻子的下落,都没有消息。如今,他已经不怪妻子了。“很正常,家里欠了不少债,我是个废人,什么都需要她照顾……”

从乞丐到代课老师

望着年纪尚幼的孩子,江声发开始考虑如何靠自己活下去。他不愿意成为全家的累赘,在侄儿的陪护下,江声发开始了乞讨生涯。

乞讨了两三年,江声发去过不少地方,受了很多委屈。有一次,在大理祥云乞讨时,当地民政局的工作人员不许他乞讨,并说要把他遣送回家。这件事让他开始厌恶乞讨生涯。他觉得,尽管孩子还年幼不懂事,但不能让孩子知道自己的父亲是乞丐。

其实,他的孩子小傲向伯父打听,已经知道父亲的经历。从那以后,他才知道父亲活得多么不容易。但他一直没有点破,父子之间形成默契,永远不去触碰那个伤疤。

“我在外面乞讨时,见过几个跟我一样的残疾人在街边用粉笔写字,写得非常漂亮。既然他们能写字,我也一定能写。”江声发开始学习用仅剩的残肢写字,最初字迹弯弯拐拐,犹如孩童的笔迹。随后,他不断挑战自己,练起了毛笔字--用牙齿咬住笔管,练习“口书”.

2003年,教了30多年书的哥哥江声齐退休了,村里那所“一师一校”小学没了老师。外面的老师不愿意来,村里稍微有点文化的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有一天,村小组长杨振友提了个建议:“江声发在家里没事做,而且字也写得好,大家就选他吧。”这一提议得到了所有村民的认可,但大家同时有一个疑问:江声发的手没了,怎么教课?

初为人师,最大的考验就是如何写粉笔字。桌子上、大门上,就连门口的水泥地上,都是江声发练习写字的地方。刚开始教书那一阵,每天放学回家,江声发至少要练习4个小时的粉笔字。

2011年,江老师所在的小学被纳入撤校并点的范围,他只能转到安乐小学上课。

第一天去新的校园,他遇见了校长李禄贵。“我相信,你会干得很好!”这句鼓励的话,江声发永远记得。不管是备课、板书,还是教学质量,江声发在全校老师中都堪称优秀。

2011年1月,江老师前往学校评卷途中,路上结了一层厚厚的冰,他不慎滑倒,挣扎中滑到了悬崖边上。“他没有手,没法支撑,稍一挣扎就可能掉下去。他只好躺在雪地里,差点被冻死。后来一个过路的人救了他。”李禄贵说,江老师到学校后,照常上课。后来有一次他去镇上,路上遇到当时救江老师的村民,对方向李禄贵说起,这事才为众人所知。

此后,李禄贵就给了江老师“特权”:下雨下雪路滑时,可以不来学校上课。然而,江老师并没有“领情”,依然准时去学校。他无法打伞,每次下雨时赶到学校,都淋得全身湿透。于是,每当下雨天有学生看见江老师冒雨行走时,都会将自己的雨伞遮在江老师的头上。

江声发说,现在就想着好好教书,希望有朝一日,自己代课老师的身份能够“转正”。

首页12末页

【新闻背景】代课老师:教师中的“临时工”

在云南,代课教师约有10余万人。他们多数都在偏远的农村小学任教,教龄一般都在10年以上,有的甚至30多年没有离开过山村。他们将青春留在清贫的讲台上。

2011年,教育部联合多部门下发的《关于妥善解决中小学代课教师问题的指导意见》规定,代课教师将获得数额不等的一次性补偿,并被纳入社保。2013年3月,云南省出台实施细则,补偿终于进入实质性阶段。对政府而言,这是对代课教师贡献的再次肯定;对数十万代课教师而言,这既是对“人民教师”称谓的确认,更是对逝去青春的补偿。

作为特殊历史背景下的群体,民办教师出现于上世纪50年代。当时定义为“不列入国家教员编制的教学人员”,成为补充农村小学师资的主要力量。一项统计显示,到1977年,全国民办教师人数多达491万,几乎占据当时小学教师队伍的半壁江山。

1979年10月,国务院决定将全国136个边境县的8万余名中小学民办教师转为公办教师,由此揭开了解决民办教师问题的序幕。

1983年之前,他们被称为民办教师,之后则改称代课教师。目前,云南省1983年之前的民办教师,部分通过“民转公”和其他途径得以改变身份,但仍有不少改名为“代课教师”,继续奉献在讲台上。

1986年,《义务教育法》颁布,大批适龄儿童进入校园,更加刺激了教师需求。但在前一年,教育部已下令不允许再出现民办教师,因而招入的教师便以代课教师为名,从事教学。

2006年,教育部提出,为提高农村教育质量,要在短时间内将全国余下的44.8万名中小学代课人员全部清退;对于其中学历合格、素质较高、取得教师资格的代课人员,可以通过考试取得正式教师资格。

教育部对民办教师的“一刀切”并未让这个临时教师群体彻底消失,刚性需求之下,一大批代课教师仍在讲台上。不仅如此,许多地方依旧在对外招民办教师。而两者的区别在于,民办教师可优先转正,但工资要比代课教师低。

原云南省教育厅厅长罗崇敏在一次访谈中坦言:“本来按照国家政策,学校是不能聘请代课教师的,但是由于教育资源配置不均衡等原因,代课教师在贫困农村,尤其是中西部地区长期存在。”

受制于窘迫的地方财政,代课教师待遇一直难以改善。2005年,云南宣威的代课教师被大面积辞退时,工资涨到了每月250元。此时当地最低工资标准为450元,而正式教师的工资已接近2000元左右。

无论是“民办教师”还是“代课教师”,这群讲台上的“临时工”身份始终未变。由于指标和条件的限制,以及政策的不稳定,多数代课教师即使为教育奉献了半生,依旧无缘转正。

首页12末页

黑龙江呼吸器厂家

福建纯镍带厂家

江西插秧机配件

西安推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