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瓷纤维盘根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陶瓷纤维盘根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湖南纪委干部微博叫板县委书记

发布时间:2020-03-13 19:18:13 阅读: 来源:陶瓷纤维盘根厂家

A-A+怎么开淘宝店网站优化方法创业如何获得投资怎么做微商最新LOL活动

最近几天,网名为御史在途的纪委干部叫板县委书记的新闻成为了公众关注焦点,而事态也逐渐发展到了对赌乌纱的地步。

其实,这完全不算是对决,因为还没有看到县委书记个人有任何公开回应。对纪委干部的这一做法,公众和媒体给出了很多猜测,叫好者、反对者都甚众。那么,当事人对这种行为、这种局面究竟会有什么样的解读呢?昨天,御史在途本人湖南省纪委预防腐败室副主任陆群,利用在党校学习的间隙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

到目前为止,还没因为这个事被领导批评过

新闻观点:您为什么采取发微博这种方式呢?有评论说这是因为您对在体制内解决问题失去了信心,是这样的吗?

御史在途:我看到了这种说法,我希望强调的是,我绝对不是对目前的监督体制没有信心,更不是不相信体制,我能够发这样的微博,已经说明了我们的体制是允许我这样的干部的存在,我能公开发出这样的声音,也说明了现在体制的开明和宽容。而且,至少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因为这个举动被领导批评过,这应该算是一种进步,是开明的表现。我相信真正解决问题的途径还是要靠正常的程序,正常的组织程序和正常的法律程序。我发微博的行为不是为了解决问题,只是希望将某些人的做法、行为曝光,请公众看看民工的诉求是否合法,公安的做法是否合法。

新闻观点:您发微博之后,长沙县有关方面跟您有过沟通和联系吗?

御史在途:没有。除了某些同志到省政府来汇报了、甚至还准备组织舆论驳斥我之外,我没有收到他们的任何回复。

新闻观点:您觉得您发的微博会促进问题的解决吗?

御史在途:这个结果很难说。也许对问题的解决有促进作用。问题曝光了,公众的关注度高了,有关政府部门、公安部门、司法部门在处理上会更加审慎,也许最终会把真相调查清楚。但是,也因为一曝光,公安等相关部门肯定会承受一些压力,说不准就会尽量捂盖子,反而使问题更难调查清楚。

这不是我第一次在网上直接公开批评人和事,说实话,这是费力不讨好的事情。这样做,对公安系统、对有关部门的触动肯定会很大,会促使他们查找问题、改进作风,希望他们通过这个事情,对舆论、对人民有敬畏之心。

这个事可能对仕途有影响,我有最坏准备

新闻观点:您微博中说,如果经公正调查证实民工诉求不合理,我立即辞职以谢天下。请问长沙县委书记杨懿文同志、亲自部署诱捕民工的长沙县公安局长曾卫国敢说‘如果这些民工的诉求合理,我立即辞职以谢天下吗?于是,舆论认为这是纪委干部在公开向县委书记叫板,请问您认同这种说法吗?

御史在途:这种说法我也看到了。我并没有跟县委书记PK或者叫板的意思,第一,我没有这个兴趣;第二,我没必要也不会这么干,我只是以公民的身份对他们的不当行为做委婉的批评。这种行为只代表我个人,我批评的是杨懿文同志不注重民生,不关心底层群众疾苦,这是他的政治素质和工作作风问题,不是严重违纪,更谈不上是违法。这种工作作风问题是不可能到党政机关去立案的,也不归纪委管。我只是以一个公民身份,反映出我所了解的一些问题,希望有关方面知道这些情况后去调查、去处理、去制止。

新闻观点:发微博之前,您想到这条微博会产生这么大的影响吗?

御史在途:这真的是我始料未及的,没想到会有这么大的影响。当然,我想之所以会产生这样的影响力,我微博上认证过的纪委干部的身份可能起了一定作用。我个人不想出这个风头,现在,我成了舆论关注的对象了,我听到了来自我的家人、朋友、领导、媒体、网友等各种声音,这对我的生活和工作都有影响。

新闻观点:有一种观点说,此事一出,您的仕途基本就终结了,你想到这种可能的后果了吗?

御史在途:一个政府公务员、一个纪检监察干部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并不是一件好事。至于对所谓仕途的影响,很不好说,我做好了最坏的准备。

我的父母是农民,所以我能体会农民的甘苦

新闻观点:有消息说,在这次您提到的被打民工群体中,有您的哥哥,这是您公开发微博的原因之一吗?

御史在途:不是这个原因。我老兄是村党支部书记,听说民工受冤后来长沙为民工维权,了解了真实情况,他也同样受到粗暴对待,但没挨打。我关注这件事情,是出于我的良心。受害者的身份不是我行事的标准。这类事情其实我一直都有关注,那些上访群众的事情,我每年都会帮助他们解决几十起。

新闻观点:您的老家在哪里?父母是做什么工作的?

御史在途:我的老家在湖南娄底市新化县的农村,是陈天华(《警世钟》作者)、成仿吾(《共产党宣言》译者之一)的故乡。我的父母、我的哥哥到现在还是农民,我是1990年保送上的娄底师专,学的中文,毕业后在乡政府工作了1年半、在县委组织部工作了1年半,后来才到省纪委工作。工作中我考了长沙理工大学的研究生,学的是古代文学。我来自于底层,我也在基层工作过,我本身就是草根,所以我能体会到农民的甘苦。

工作生活中,有时不可避免会产生孤独感

新闻观点:为什么会给自己起一个御史在途的网名呢?

御史在途:我的网名来历很简单:御史在古代是言官、谏官,各种级别都有。我是纪检监察干部,工作性质类似于古代御史。我们机关干部建立了一个QQ群,名字就叫御史台。我在腾讯的QQ网名是一个人在途,取后面两字组成了微博网名,意思就是御史一个人在路上。

新闻观点:为什么会有一个人在路上的感受?

御史在途:这个只可意会,不好言传。在工作生活中,有时不可避免地会产生孤独感。其实体制内如我者众矣,我们真正需要的是具有良好执行力的好制度。

新闻观点:您认同古代的御史制度?

御史在途:我觉得在对官员进行监督的时候,对于御史能够弹劾、举报其他官员的这种制度应该有所借鉴,御史敢把重臣拉下马的这种批评精神也值得弘扬。我们现在监督、监察,包括检察机关的反腐败,很多都是基于群众举报才进行调查的。在对权力运行的监控过程中发现的案件线索很少,或者发现了也没有进行严格地追查,这是不太正常的。

在网络时代,举报的渠道会越来越宽。但健康的反腐败斗争,除了群众举报渠道通畅外,反腐机关还要主动加强监督发现问题,并有针对性地制定预防腐败措施。反腐败只是手段,预防腐败才是目的。

[B面]

长沙县:要真相

4月中旬,御史在途曾连发数条微博,声讨长沙县警方拘留殴打讨薪民工一事。

昨天下午,记者找到了长沙县政府新闻中心,接电话的工作人员答复说:我们在县政府网站、地方新闻网站还有县公安局网站都有关于陆群提到的民工事件的公告,这个公告就代表了我们相关部门的态度。如果您想了解这件事情的详情,我可以给您提供相关办事人员的电话。记者随即向他要杨书记的电话,却被岔开了话头。

在记者回复说已经看过网站上的公告后,这位工作人员强调说:我希望提醒你注意两点事实,第一,这个公告并非我们长沙县公安局作出的,而是市公安局的调查结论;第二,在公告中,有非常明确的内容,就是如果当事人对这个调查结论不满意,对行政处罚不满意,可以在一定时期内提出行政复议或者诉讼。这是正常的法律程序,我可以告诉你,在法律规定的期限内甚至至今,还没有一个当事民工提出过行政复议或者诉讼,这说明他们已经放弃了行使自己的法律权利。既然放弃了法定权利,现在又来这么一出,你说,这是符合法治的本意吗?

对于陆群的这次行为,这位工作人员持有保留态度:对陆群个人的行为,我不做评价,您也可以看到,我们的公告也是对事不对人的,我希望媒体、公众也能够把关注点放到事件本身的真相上,不管从什么渠道、采取什么方式,最终目的都应该是对事实的本身做一个调查和还原。

[手记]

怎么还原真相?

陆群说,我相信在体制内可以解决问题。

长沙县新闻中心的人说,请不要看表象,请关注并还原事实本身。

这是已经被舆论推到了对立的风口浪尖上的双方,短时间内,事实真相可能还无法完全被还原,在几乎全天下都在看他们对仗的时候,记者从他们身上都感受到了同一种品质:冷静而且克制,对法律有敬畏之心,并且愿意接受公众监督。

他们的言谈给记者传达了这样一个信息:我们反对因为权力产生的少数人对多数人的暴力,也拒绝因为舆论产生的多数人对少数人的暴力。

在那一瞬间,记者无比希望这种品质不是这两个人的特质,而是我们整个公务员群体的共性。在这种共性存在的前提下,只要一切都能摊在阳光下公开讨论,那么任何争论或者质疑或者叫板或者单挑或者对阵,都是公众的幸运,都是社会的福音。

[素描]

不惑之年

惑人之举

新闻观点:想先问您一个比较私人的问题,请问您今年多大年纪了?

御史在途:上星期天,10月23日,我刚过完了40岁的生日,正是不惑之年。

新闻观点:那您在纪委工作多长时间了?

御史在途:我已经当了15年的纪委干部了。

新闻观点:那您应该很熟悉纪委的工作程序。您发微博反映长沙县公安局包括长沙县县委书记一些做法不当这个行为,不是纪委的正常工作程序吧?

御史在途:是的,这不是正常程序。按照相关规定,纪委对干部的监督是分层的。省纪委只能监督省管干部,包括县委书记,如果有举报、有证据说县委书记违纪或者违法,省纪委可以直接立案调查。如果是县公安局局长,就应该把情况转给市纪委。

但是,我希望澄清的是,在微博上发言,我只是一个普通网友,一个普通公民,不是一个纪委工作人员,我并不是举报或者调查县委书记违规违纪,这个我没有证据。我只是作为一个公民来反映他不作为,这个我有证据。我个人认为他是一个庸官。

>>查看更多相似文章

喷雾降温设备

15千瓦汽油发电机型号TOTO15

融辰金服公司